美光将投20亿美金新建DRAM封装厂!

华亚科并入美光后,本月正式更名为美光台湾分公司桃园厂,美光也计划扩大投资台湾,将在台中建立后段DRAM封测厂,相关投资将在标购达鸿位在后里中科园区的厂房后立即启动。


美光目前主要生产据点在桃园和台中,合并后员工超过6,000人。


    位于原华亚科的桃园厂主要以20纳米制程生产DRAM生产重镇,单月产能10万片;台中厂以25纳米为主力,月产能逾8万片,但已进行1x纳米制程开发试产,预定下半年正式生产出货。


    美光将以台湾为DRAM主要生产据点,除制造端外,也计划往后段和产品应用和设计进行整合,今年计划再投入20亿美元(约逾新台币610亿元),兴建先进的3D DRAM封测厂及研发中心,估计会再招募1,000位工程师和研发人员。


DRAM涨价成为投资动力


       来自台湾经济日报的消息,金士顿董事长陈建华在出席群联公司竹南三厂上梁典礼时,针对DRAM市场作出了最新分析。他强调目前主要的DRAM大厂都没有增产计划,而且产能转向3D NAND闪存,导致DRAM内存短缺。


    除了DRAM供需失衡之外,PCB印刷材料也缺货了,导致内存模组供应受到牵连,DRAM供货问题更加严重。


   金士顿并没有预测DRAM内存具体涨幅,不过集邦网年初有报告称标准型DDR内存涨价幅度约为30%,服务器内存涨价25-30%,移动内存涨幅约为15-20%。


     这一波涨价的主要推手是三星,目前三星70%的产能已经被苹果、三星自己以及大陆的OPPO、Vivo公司包下,能供应给其他公司的产能有限,三星还把产能转向3D NAND闪存。其他DRAM公司虽然也跟进升级,但制程良率都没有三星顺利,使得三星有能力主导价格提升,弥补Note 7爆炸导致的巨额损失。


    DRAMeXchange研究协理吴雅婷表示,由于DRAM供给端的寡占型态已经成熟,且制程在转进20纳米后,位元成长有限,观察三大厂商短期内没有新增产能的计画,新制程转进进度也有放缓的趋势,预估供货将持续吃紧。


      以需求端而言,2017年不论是个人电脑、伺服器或智慧型手机端,需求位元成长主要还是来自单机搭载存储容量需求的提升。以智慧型手机为例,由于LPDDR4正式成为市场供货主流,中高阶智慧型手机的行动式存储搭载逐渐以4GB为「标准配备」,甚至8GB机种也有望问世,将持续带动需求攀升。

美光面临生存危机


      动态随机存取存储(DRAM)市场的“贫富差距”愈形明显,产业结构可能掀起巨变。上半年陷入亏损的全球第三大DRAM制造商美光(Micron)将面临艰难的生存战。


      过去三、四年来,DRAM市场主要由三星电子、SK海力士与美光所垄断,三巨头在全球的合并市占率达90%,但情势可能改变。在DRAM市场景气不佳的局面下,市场龙头三星电子的营业利益仍达数十兆韩元,排行第三的美光则开始亏损。随着另外几家中国业者准备加入战场,DRAM产业结构可能迎来巨变。


      DRAM大厂今年上半年的表现南辕北辙。三星半导体部门营业利益高达5.27兆韩元(47.3亿美元),即使主力DRAM产品价格下滑仍持续获利。DRAM二哥SK海力士的营业利益较去年同期锐减三分之二至1.02兆韩元,季度获利仍然创下纪录。同期美光则转盈为亏,亏损3,200万美元(356.2亿韩元)。


     之所以有此差异,在于各家业者制程技术有别。三星电子的技术最先进,现已开始量产18纳米的DRAM芯片,SK海力士去年正式导入21纳米制程,美光则握有20纳米制程技术。电路线宽愈细,元件就愈精密,产量也能提高。技术愈先进就愈能降低生产成本、提高获利能力。半导体业界消息来源指出,DRAM价格持续下跌之际,企业体质的健全程度就此展现。这意味着以DRAM目前的价格,美光不具备获利的竞争力。


     美光去年七月裁减美国科罗拉多厂的70名员工,展开首波整顿行动,共计将裁撤2,400名员工,占整体人力规模的7.5%。

联手华亚科求自保


      这位业界人士说,美光之所以要在台湾设厂,一大关键正是台积电。台积电去年宣布跨足后端封测,今年在后端封测与光罩投入超过10%资本支出、约10亿美元。目前最新的苹果手机iPhone7处理器A10芯片,采用台积电的扇出型晶圆级封装技术(InFO),需要与存储高度整合。目前iPhone7存储主要供应商为三星、美光。如果美光与台积电有更紧密合作,在下一代iPhone拿下更多订单机会自然大增。


      另一位存储产业高层也说,美光接下来在台湾的投资策略,就是将前段存储高阶制程到后端封测一条龙囊括在内。美光来台扩厂,意在成为「台积电聚落群」一员可能性很高。钰创科技董事长卢超群就看好这次合并对台湾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力有加分作用,「台湾在这方面从来没有落后过!」


    不过,美光宣布收购华亚科后,先有紫光意图并购美光传言,后又传出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出任官方背景企业「长江存储」董事长,意图循华亚科模式,与美光取得技术授权。美光难道没有可能一面投资台湾,一面要与中国展开合作?


   「依照现在的美中关系局势,你觉得有可能吗?(指技术授权中国业者)」这位前存储产业高层说道。在美国总统川普连续不甩中国政府、碰触两岸敏感议题当下,美光加码投资台湾,可能只是川普效应对台湾产业冲击的第一波,后继如何值得观察。


收购后持续扩产,提升竞争力


    除了开头提到的封测以外,美光还有更多的扩产事件,以保持自己的竞争力。

美国记忆体大厂美光(Micron)深耕台湾,持续扩大DRAM产能及加快制程微缩,虽然计画在台中设立封测厂,但美光台中厂营运长徐国晋表示,并不是要跟合作伙伴竞争,而是要进行垂直整合。法人则表示,美光未来应会持续扩大DRAM封测委外,力成、华东、南茂将是主要合作伙伴。

     美光目前DRAM技术研发基地,以美国、日本为主,美国负责1y奈米制程技术研发,日本已开始展开1z奈米制程研发,台湾的角色则放在DRAM的量产上。对美光来说,台湾将是未来DRAM最大生产基地,在台湾的投资只会愈多、不会减少,并会拉紧与合作伙伴的关系。


      徐国晋表示,美光在台打造DRAM生产中心,除了台中厂及桃园厂外,已宣布在台中建立封测厂。不过,不是要跟合作伙伴竞争,主要是要进行垂直整合,并投入高阶直通矽晶穿孔(TSV)等2.5D/3D架构DRAM市场。也就是说,美光的封测厂没有要跟力成等合作伙伴抢生意,而是要建立高阶封测技术研发,等量产后再交由封测厂代工生产。


      力成与与美光合作的大陆西安封装厂已量产,今年标准型DRAM每月量产规模可望超过1亿颗。同时,美光近年来亦将Mobile DRAM及伺服器DRAM封装业务交由力成代工,在美光顺利合并华亚科并成立桃园厂后,可望推升力成今年营收改写历史新高。


     华东与美光间的合作,主要以Mobile DRAM为主,过去几年虽然只承接封装订单,但去年下半年已开始为美光代工部份测试业务。


       南茂亦是美光DRAM封装代工厂之一,美光NAND Flash未来也将开始启动委外代工,业界传出南茂已是美光NAND Flash封测代工厂,未来可望受惠。


下一篇
友情链接:    时分彩票官网   a8彩票官网   6118彩票计划   VR竞速彩票官方网站   大运彩票